凤凰股票

《亚洲时报》:关于医疗产业化的争论

《亚洲时报》9月23日报道称,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中国城市居民很少听说轻视疾病。现在,即使是“城市人”也经常很难去看医生,看医生突然成了一种祸害。

即便如此,“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从来都不富裕,但经过几十年的辛勤劳动,他们往往回到解放前的日子。

为什么医疗从过去的“小事”变成了现在对于连城的许多人来说过于昂贵的高水平治疗?特别是非典灾难后,中国人民越来越意识到“普通人”现在不能生病。

这与医院高昂的医疗费用有关。

在一篇题为“为什么医院的药品价格仍然很高?老药师的思考(the thinking of an old pharmacist),一位在医院药房工作了40多年的老药师,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思考,从医院的角度解释了药品价格高的奥秘:“首先,卫生部发布的《中国药典》和《基本药物目录》难以实施。

虽然经过专家反复论证,医务工作者都知道这两本书是最权威的参考书,但他们在目前的实际实施中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口味。

例如,阿司匹林,一种用于普通感冒的基本药物,每片仅花费2美分以上。医院不是没有阿司匹林,但医生开处方时说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盒10多片6元的药片装满了“巴米尔”,其成分是“阿司匹林”。作为另一个例子,硫酸亚铁,一种治疗缺铁性贫血的常用药物,过去一元可以买到100片。现在在医院里很难找到它。只有7片含有硫酸亚铁和一些维生素(价值几美分)的商业药物“Funaide”。例如,从医学的角度来看,100片乳酸钙或葡萄糖酸钙加维生素AD总共只有几元,疗效相当于每瓶40多元的“××钙”30片(这类药物的成分实际上是普通的钙加维生素AD)。

医院一般不给患者开普通钙片加维生素AD,而热衷于开高价的‘××钙’之类;更让人气愤的是,对于一些青霉素适应症患者,几角钱一支的青霉素理应首选,却偏要你打近百元一支的进口药,一些并非疑难病症的普通疾病,动不动就要你作CT检查等等……患者不懂医,若实在看不起病,就只好听天由命了。医院通常不会给病人开普通钙片和维生素AD,但却热衷于开高价钙。让人们更加愤怒的是,对于一些有青霉素适应症的病人来说,几美分的青霉素应该是首选,但他们坚持要你服用近100元的进口药物。对于一些并不困难和复杂的常见疾病,你总是需要接受电脑断层扫描等等…病人不懂医学,如果他们真的看不起这种疾病,他们不得不听天由命。

”“第二是不良的医德。

我早年在药房工作时,药品的价格总是非常标准的。

当时,在医务工作者的心目中,医德和道德是至高无上的。药品毛利率严格控制在15%-18%。即使医院自己生产的药品不允许超过成本价的50%,也没有人敢越界。否则,这将被视为一个政策错误。

有些病人盲目地追求使用好的药物,医生必须耐心地促进合理用药。

现在,世界上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彩票是用你的手机打印出来的:他们不是进行科学宣传,而是进行价格欺诈和改变普通药品的名称。普通药品的价格上涨了一百倍。甚至没有医生对此有自己的看法。

明明知道‘巴米尔’成分是‘阿司匹林’也无能为力。

因为医院没有阿司匹林,只有巴米尔。

为了鼓励医生开更昂贵的药,许多医院将处方权与医生的经济利益联系起来,并强迫医生违背自己的意愿行事。

此外,许多药品的出厂价格不是实际的出厂价格,批发价也不是实际的批发价。“黑箱操作”是各级医疗管理部门的隐性问题。

制造商有他们的不满,医院也有他们的不满。结果,暴利被允许泛滥。

据我所知,每50元包含一种名为“迪安”的干扰素,邮费也包含在内(该厂是卫生部专门授权生产干扰素的厂家)。

然而,一些大医院的另一家制造商生产的干扰素质量相同,但每种的价格都是180元。

央视曝光此事后,该药的正常零售价格(约每66元)得以恢复。

显然,问题主要在于流通环节。

央视无法追踪和曝光每一种毒品。

常用抗过敏药“特非拉丁”,每盘3.5元的出厂价格,在制药公司手中变成了7.3元,在医院手中变成了10元。

制药公司常用于冠心病的药物卵磷脂的批发价为每瓶91.30元。事实上,每瓶出厂价是50元。

医院50元买的,零售价是每瓶107元,双倍。

肝炎药物‘利巴韦林’,出厂价每盘6元,由制药公司一只手,然后到病人手中每盘变成16元。

谁将控制中间的巨额利润?“老药剂师的文章并不新鲜,但两年半前首次发表在《法律日报》上,此后一直在互联网上流传。

与此同时,人们对高额医疗费用的抱怨一刻也没有停止。

除了老药剂师开的高价药之外,一些医院还为患有超过处方量的常见病的病人开“搭便车”的处方。

有些药物不是治疗所必需的,但实际上具有“万金油”的性质,已在临床治疗中广泛推广,并进行各种不必要的试验。

一些评论家甚至认为,“医疗产业化”除了无情地将中国人分为两类之外,还带来了一系列“副产品”:有钱看医生的人和没钱去死的人。

医疗行业利润丰厚,吸引了众多投机者。为了降低成本和实现利润最大化,已经为医疗设备创建了许多“三不”小型车间。

从那时起,血液透析机的重复使用导致患者感染肝炎,不洁血液的输入导致患者感染艾滋病。在河南省上蔡县,因卖血引发的艾滋病等恶性事件屡见不鲜。

因此,最近舆论将上述现象的罪魁祸首指向“医疗产业化”,引发了一场关于是否应该进行医疗产业化的热烈讨论,目的是为了引起与呼吁者和强烈反对者的分歧,而不是相互让步。

大多数支持者认为,国家对医疗保健的年度投资根本不能满足实际需求。为了使医疗系统发挥作用,国家对医院药房高价购买药品的现象也采取了默许的态度,因为药品收入实际上是国家对医疗保健投资不足的补充。

然而,经过媒体的反复曝光,这种情况显然已经达到了必须改变的地步。

中国不可能完全承担所有公民,甚至美国的医疗费用,病人的医疗费用只是医疗行业所需资金的一小部分,所以医疗所需资金除了市场之外别无来源。

反对派强烈反驳说,由于公立医院数量过多和政府财政资源有限,公立医院不得不对其利润和损失承担全部责任。因此,追求经济效益已成为公立医院经营医院的指导方针之一。这导致了“没钱,没医”,病人推诿,医疗事故频发,医患关系紧张等恶性事件。

此外,在“医疗产业化”下,医院是药品流通中的一个特殊环节:一方面,对制药公司来说,它是买方市场,制药公司必须讨好医院;对病人来说,这也是卖方市场,因为病人必须服从医生的命令。

这种特殊地位导致医院有权低价买进,高价卖出。这是不公平竞争,必须有法律限制其巨额利润。医疗系统已经到了无法改变的地步。

利弊之争的主要焦点是是否规范医疗市场,将大多数医院推向市场,但同时双方达成共识:公立医院应该得到政府财政补贴、慈善福利制度和医疗保险相结合的支持。我们必须完善医疗领域的立法,让医生对自己的医疗行为承担主要责任,以法治方式管理医疗市场,让医疗走上法治管理之路。

回顾非典流行期间医院对非典病人实行免费入院的情况,可以看出隐瞒和推诿非典病人是各级医疗管理部门的隐性问题。

既然非典再次来袭,这场关系到公众切身利益的“医疗产业化”之争将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