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

花了1000万元后,他们被转移了。研究区真的没有鸡蛋吗?

几天前,杭州最著名的薛军小学(总部)宣布招收一等学生,这一消息直接爆发了。

一班有397名新生,其中只有315人将被总部录取到2016年5月24日。其余82人将保留学生身份,并被借调到杭州钱塘外国语学校大学路校区。

比薛军更可怕的是,西湖区的文怡街小学有375名一等学生。到2015年5月26日为止,只有225名已经在学校定居的学生可以进入学校学习。其余150名学生也将全部进入杭州钱塘外国语学校大学路校区。

在今年之前,这两所学校都接受了一年级学生,更重要的是,二年级学生还有希望。

今年,情况就是这样。

事实是:我花了近1000万元进入一所著名的学校,结果改变了。

这栋房子有什么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很简单。2017年,杭州不仅房价上涨,而且人口持续涌入,导致对优质教育的竞争更加激烈。

2013年,我记得当我第一次来到杭州时,杭州还有33000多名新生。

直到2016年G20召开之前,新生人数超过了4万。

去年,2017年,有46,000名新生。

根据这一增长率,保守估计今年将超过5万人。

在16到17年间,研究区高档住宅的价格比杭州普通住宅飙升的平均价格还要可怕。

10月16日,薛军小学咸宁巷住宅区一套约28㎡的小公寓以230万元的总价售出,单价达到83123元/㎡,创下新高。

截至11月17日,仍是薛军小学总部校区建筑的文儿新村拥有一套29.58㎡,总价300万元的公寓。单价超过10万元/㎡。只花了四天时间就把它挂牌出售,刷新了杭州学区大楼的平均交易价格。

以如此高的价格,仅文儿新村在两年内就卖出了91台。

林克最近的交易数据:在91户家庭中,如果他们今年需要参军,大部分将被转移。

一定有人在想,有了这1000万元,不去私营部门,不出国?不能得到一千万个朋友,请不要笑!一千万从小学出国?太棒了。

一千万元,进顶级私立学校?这不是你能决定的。

这位大亨唯一的遗憾是他没有计算出今年杭州小学爆发的程度。

但是那些有钱的人不需要普通人的嘲笑和怜悯。

那些愿意花钱的人要么很富有,要么很残忍,足以投资他们孩子的教育。无论富有还是残忍,他们都比大多数人好。

递包裹,这个周转,有的是人。

如果你有第二个孩子,你也可以做好准备。

历史经验告诉你,一个学校记录值一个屁,一个学区的房子值一个屁。

在杭州,有学历但没有资本的人太多了。这些人甚至可能没有足够的首付来买房子。

我的前同事,985毕业,在杭州奋斗了几年,筹集了80万元,问我是否能买栋好房子。

我摇摇头,好资源不想,先找个有地铁的郊区上车。

这种人通常是单身狗。

将来,他们可能还会陪孩子做作业,明天交课外辅导费,在朋友中发牢骚。

下面的评论仍然得到回应:是的,是的,我已经花光了所有的钱。难道学校不帮我好好教孩子们,让我们去找补习班吗?

结果,孩子们挣扎着,直到他们有学历,没有资本。

另一方面,没有教育,只有资本。

想想有多少拆迁户,一旦拆迁户,全家人都会欢欣鼓舞。他们在学区购买好房子,并投资他们的孩子。

他们的孩子在名牌学校学习,周围都是能负担得起学区1000万元住房的孩子。

他们的朋友圈就是今天哪个著名的老师教钢琴,明天去哪个国家。

将来,他的后代可以有学历和资本。

1000万,杭州一所名校的入学门槛。

在北京和上海,这只能被认为是必要的。

人以群分

战国时期,孟母澄清了事实。

最近,杭州的郊野公园因地基倒塌而着火。

然而,杨老板曾是施工公司的乙方泥腿,在原来的绿桂园为甲方建了一栋房子,但该建筑竣工后以失败告终。

杨老板本着优柔寡断的精神,坚决决定自己去上班。如果他不成功,他会死的。

巧合的是,杨老板遇到了新华社记者。

这位记者用笔为这个未完成的项目写了一份拷贝,成立了一所乡村花园学校,并邀请了全国最好的老师和学生到广东寻找富家子弟。

这两个人花了三年时间才让最大的烂尾楼复活。

资本+教育,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如果没有精英学校来保护自己,他们也不会是今天这个国家的第一所。

不要认为这是中国特色。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不仅可以拥有区域性住房,还可以直接捐款购买精英学校的资格!更不用说私立学校了,美国的公立小学也是分区的。

然而,公立学校的经费与房产税直接挂钩,即学区内公立学校的教育经费来自学区居民的财产税。

好学区→高等教育经费→高房产税→高房价→中高收入阶层的人来住→带动整个地区的经济发展,相辅相成。

同样,在日本,父母很少送孩子上学,所以一般原则是就近上学。

你就读的学校直接表明了你家庭的经济状况和政治取向。

这很容易形成,附近有一所好学校,通常住在高收入群体中,或者有相同政治倾向的群体中。

被孤立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你与众不同。

坦率地说,“圈”是一个好的学区应该买的东西。

就像买豪宅一样,你嘲笑老板一年买一次豪宅,然后浪费掉它。

但是在老板眼里,豪宅是进入圈子的门票。

与那些能负担2000万套豪宅的人为邻,谁知道他们是否会得到1亿的风险投资。

和一个能负担1000万元买学校同学身份的伙伴在一起,也许他姓马。

钱生钱是首都。

抱歉,学区的住房不是教育就是资本。

据说薛军和易捷小学的迁移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小事。

毕竟,这件事是向政府投诉的,认为没有预警,希望通过舆论干预寻求更多的利益。

说到小孩,一群刚刚进入中产阶级的家庭会把他们的资本投资到他们的孩子身上。因此,教育环境得不到保证。去一所著名的初中上学是有风险的,会引起他们的恐慌。

这不就是买了支稳赚的股,结果告诉你,情况有变,恐短期无法获得高收益,觉得自己委屈大发了。

但是,没有这1000万元,就没有转会的资格!至少帮助人们买房避开了面试,还保留了名校的办学地位,初中还是很方便的。

高质量的学习区房子一文不值?让我们等到教育公平的那一天。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