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国际

德国众议院选举:默克尔获胜率高

新华社9月17日电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即将举行,竞选活动已经全面展开。

与去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和今年上半年的法国总统选举相比,德国的选举没有候选人激烈辩论、辱骂和诋毁的活跃气氛。

据报道,默克尔和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舒尔茨在现联合政府中都是对手和合作伙伴。

本月3日选举前唯一的电视辩论并不太激烈,两人之间的互动比预期的更有礼貌。

当默克尔的一方说话时,另一方会不时点头表示肯定。

德国商业报称这场辩论是“和谐的辩论”。

当然,舒尔茨有他“成功”的时刻,但是批评家认为他缺乏火力,这使得默克尔可以毫不费力地“放松”。

辩论后的民意调查显示,55%的德国人对默克尔的整体表现感到满意,只有35%的人支持舒尔茨。

默克尔在可信度、受欢迎程度和执政能力方面也略胜一筹。

舒尔茨仅在促进社会公正的问题上领先默克尔很大一部分。

默克尔从来不擅长电视辩论,这次终于赢得了胜利。

然而,这场胜利并不是焦点。人们更关心她能否成功连任,以及选举后谁将组织政府。

德国选民投票选举联邦议院成员。联邦议院50%以上的政党或联盟决定总理人选并组建内阁。

德国总理可以无限期连任,所以这次选举的最大吸引力之一是默克尔能否再次赢得第四个任期。

在斯图加特最近的一次选举中,有人问默克尔她最大的优势是什么?默克尔回答道:“在关键时刻,我可以保持冷静。这种平静是力量的源泉,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良好的经济形势给了默克尔一个优势。该报告指出,尽管经历了12年的危机,包括欧洲债务、难民和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危机,但很可能正是这种力量保持了她的地位。

接下来要看的是她能否利用这种毅力完成下一个任期,平前总理科尔(Kohl)创下的纪录,成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历史上连续执政16年的第二任总理。

根据InfratestDimap上周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默克尔的联合党(由CDU和基督教团结联盟组成)拥有37%的支持率,并继续以两位数的优势领先于排名第二的社会民主党。

社会民主党的支持率下滑了两个百分点,至21%。其他四个小政党,左翼党(克林)、自由民主党(自民党)、绿党(格鲁内党)和德国另类选择党(AfD),支持率从8%到11%不等。

这样,联合党获胜的可能性相当高,外界普遍预测默克尔会获胜。

良好的经济形势给了默克尔一个优势。

公众舆论认为,德国经济正处于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佳时期。

最新数据显示,德国8月份的失业率为5.7%,为1990年德国统一以来的最低水平。

不稳定的国际形势对默克尔有利。外国投资者选择在德国投资主要是因为当地的经济和政治形势相对稳定。

因此,他们也希望默克尔能够继续掌权。

近年来发生的几起事件使世界陷入不稳定。

然而,一些分析师表示,不稳定的国际形势对默克尔有利。

英国脱欧公投、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当选美国总统、难民潮引发的仇外心理以及恐怖袭击,这些就像“随时会引爆的定时炸弹”

在这种情况下,经验丰富的默克尔被视为稳定和安全的象征。

《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的分析称,德国社会被许多焦虑所笼罩,人们不希望看到选举带来太多变化。

许多德国人认为选择默克尔是“最少错误的选择”,默克尔已经稳定地领导了德国12年。

此外,这次选举中缺乏强有力的对手大大提高了默克尔获胜的机会。

默克尔的主要竞争对手舒尔茨今年1月被提名为社会民主党主席。

在此之前,他连续六年担任欧洲议会主席。

舒尔茨宣布参选导致社会民主党的支持率稳步上升,与联盟党相差4个百分点。

舒尔茨的支持率在州议会选举中连续三次失败后直线下降。

舆论认为,舒尔茨作为国内政治的“新人”,缺乏行政经验,挑战成熟而有经验的政治家默克尔一定很难。

“大联合”政府预计将返回德国。只有拥有50%以上选票的政党或联盟才能单独执政,这种情况自二战以来只发生过一次。

如果议会中最大的政党没有占据一半以上的席位,必须邀请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共同治理。

此次选举后德国将出现什么样的政府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这不仅将对德国未来四年的政治方向产生深远影响,也将对欧盟产生深远影响。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马丁·洛奇(MartinLodge)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德国当前选举中最重要的不是哪个政党会获胜,而是各政党的选票。下届政府的组成将取决于此。

“谁将成为议会中的第三大政党尤其重要,因为它将成为大党引入和组建联合政府的目标。

除了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之外,其他小党派也在争夺这个职位。

斯特灵大学的内林教授告诉本报,默克尔的联合党最有可能成为联邦议院中最大的政党,但不会赢得超过一半的席位。

他说:“上周的电视辩论为舒尔茨赢得了一些同情票,这导致社会民主党的支持率略有上升。

因此,任何联合政府的组合都是可能的。

“首先,联合党和社会民主党再次组织了政府。

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早前的电视辩论预示着选举最有可能的结果,即由两党组成的当前“大联合”政府的重新出现。

内林说,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都“支持欧盟”。如果双方再次合作,估计他们在短期内不会对欧盟产生太大影响。

另一点是社民党与法国的关系,法国是欧盟的另一个轴心。

社会民主党更愿意接受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建议,即欧盟国家分担财政和经济负担。

内林表示,默克尔也支持该提议,但包括现任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在内的许多联合党成员对此非常怀疑。

第二,联合党可能会与自由民主党和绿党结盟,这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组合,但自由民主党和绿党都表示不会合作。

还有一个关于联盟的激烈讨论,即社会民主党、左翼党和绿党联合执政。该联盟现在还控制着柏林议会。

右翼势力预计将首次进入议会,称这将是默克尔“最糟糕的结果”,这意味着她作为总理的第四个任期将会消失,德国将从现在开始“左转”。

内林说,如果社民党在选举中表现好于预期,或者其他联合选择无法实现,这种结合可能会发生。

他还提到,任何政党都不会与右翼政党“特选党”结盟。

一些分析师表示,选择一个政党有可能成为第三大政党。

由于所有政党都表示不会与选择党结盟,如果大联盟继续执政,选择党可能成为最大的反对党。

在过去的两年里,选择党已经成为德国政治中不可忽视的力量。

它在德国16个州议会中占有13个席位。

在2013年的大选中,选举党赢得了4.7%的选票,这不符合进入联邦议会(即议会)所需的5%的门槛。

然而,其目前的支持率已经达到10%左右,不仅有机会首次进入议会,还可能成为议会中的第三大政党。

2015年,数百万来自中东和非洲的难民涌入欧洲,给一些欧洲国家带来沉重的财政负担和日益恶化的安全局势。

默克尔因敞开接纳难民的大门而受到批评,许多选民转向支持选择党,近年来,该党的支持率不断上升。

选择党反对欧元和进一步的欧洲一体化,主张停止接纳难民。

柏林洪堡大学政治学者布雷斯基尔(Breschier)指出,选择政党进入议会将导致政党竞争两极化,并加剧德国对政治问题的辩论。

内林教授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他还指出,选择党在组织上不够严谨和专业,这可能最终会让投票支持它的选民失望。

咨询公司“控制风险”(ControlRisks)的欧洲分析师Ria认为,即使他进入议会,如果他不能成为联合政府的成员,选择党也不会施加太大的影响。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政策研究员亚宁表示,为了遏制选择党在议会中的影响力,中右翼联盟党“可能不得不将其立场转向右翼”。

选民仍未决定。目前,德国选举飞出黑天鹅(Black Swan)的可能性很低,但仍有几个因素可能会在最后一刻影响大小政党之间的选票分配,给选举增加变数。

上周的一项调查发现,大多数德国人最害怕的事情是恐怖袭击。

一些观察家指出,如果德国大选前发生重大恐怖袭击,一些选民可能会改变他们的决定。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美国当代德国研究所所长杰克逊·詹尼斯(JacksonJanes)博士告诉本报,只有重大恐怖袭击才会影响选举,但这也可能进一步强化默克尔的立场。

此外,德国的选举也面临着被黑客“扰乱”的巨大风险,几位网络安全专家对此发出了警告。

根据该报告,选举工作人员在公布每个选区的计票结果并在全国范围内积累这些结果时,将主要使用名为“个人电脑-瓦赫尔”(PC-WAHL)的软件。该软件存在严重的安全漏洞,黑客可能会“抓住机会制造混乱”。

欧洲大型黑客组织朝核计算机俱乐部(ChaosComputerClub)发言人纽曼(Neumann)表示:“在这个时代,选举中的信息技术安全漏洞不容忽视。

“两个月前,德国国内安全情报局——联邦宪法防御局(BfV)的负责人马森也警告说,俄罗斯将试图影响德国的竞选活动,因为俄罗斯总统普京不希望默克尔赢得第二个任期。

另一点必须提到的是,许多选民还没有决定投哪个政党的票。

德国之声报道称,17%的受访者表示,尽管他们保持了对一些政党的支持趋势,但最终他们可能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2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倾向于放弃投票,或者不清楚他们会支持哪个政党。

内林教授说,当选举到来时,许多选民仍然犹豫不决是很不寻常的。

他指出,这些选民的最终决定,是放弃投票,投给一个主要政党,还是投给另一个选择党或左翼政党“以示抗议”,都会有一定的影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