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

新闻分析:弗吉尼亚骚乱背后的白人心态

记者刘思:“我们是谁?”十多年前,“文明冲突”理论的发起者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带着英美新教文化中的身份危机意识,问了这个关于美国人身份的问题。

亨廷顿攻击美国文化和对其他种族和群体的“美国信仰”的白人心态似乎已经成为预言。

最近,10年来规模最大的白人至上游行在弗吉尼亚州夏洛特市爆发,该市是“美国三位创始人”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的家乡。

示威最终演变成暴力。

当地时间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声明,谴责白人至上主义、三k党、新纳粹和其他“仇恨团体”为“罪犯和暴徒”和“令人厌恶”。

特朗普统治的试金石有人说弗吉尼亚骚乱和特朗普现象背后隐藏着白人危机心态。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联系?一个原因是特朗普的支持票中弥漫着白色危机感。

至于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媒体给了他“老白人男性”的形象,而分析师认为特朗普的胜利在某种程度上是巧妙利用了白人对身份下降的恐惧以及对少数民族和移民的不满。

这一结论反映在一些具体数据中。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统计局正式公布了2016年总统选举的投票数据。自1980年以来,非西班牙裔黑人选民的比例首次下降。

在总统选举中,超过70%的选民是非西班牙裔白人,近60%的选民投票支持特朗普。其他族裔群体占不到30%,其中投票给特朗普的比例远远低于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差距很大。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本人与白人霸权无关,他的胜利绝不是白人霸权的胜利。

他对白人至上主义极端暴力的谴责清晰而强烈。

弗吉尼亚骚乱被广泛认为是特朗普政府的另一个试金石。

然而,在骚乱的背后,美国社会和种族观点的两极分化加剧,矛盾也很深。然而,总统的话无法根除它。

产生白人霸权的原因还指出,并不是特朗普在当选掌权后产生了白人霸权。

一方面,在全球化、科技进步和金融危机的三重影响下,大量白领工人集中在美国制造业衰退的“铁锈地带”,中产阶级的相对收入正在下降。结果,种族和移民成了一系列经济问题的出口。

正如《怨恨的政治》一书的作者、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政治学教授凯瑟琳·克莱默(Katherine Kramer)指出的那样,在当今美国社会,经济不平等正在加剧,城乡地区严重分化。对于锈带地区的许多蓝领工人来说,种族主义倾向和经济焦虑交织在一起。

另一方面,白人人口的比例逐年加速下降,老龄化问题严重。预计到2050年,少数民族将超过白人人口,非西班牙裔白人身份的危机感将增加。

所有这些因素都催生了白人霸权的迅速崛起。

应该指出,近年来,白人至上主义特别活跃。一些现象表明,种族隔阂和两极分化心态正在从隐性向显性演变,这一点在传统的白人和老移民群体与黑人、西班牙裔和新移民之间的斗争中得到了突出体现。

无论是白人极端分子对少数民族的暴力,黑人团体频繁的反种族示威,还是亚裔美国人联合起来反对入学歧视,种族冲突近年来都在加剧。

难怪美国媒体将“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列为2016年的热门词汇。

此外,种族主义长期以来被视为“政治正确性”的禁忌话题,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打破这种“政治正确性”。

美国大学教授、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赵全生指出,这种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某些政策的“过度修正”。

例如,为了少数民族的利益在教育中实施平等权利,使白人感到被挤在空之间,并有所反弹。

此外,政府颁布的穆斯林旅行禁令和移民改革政策客观上放大了白人的这种心态。

骚乱是社会解体的高潮还是彩排?弗吉尼亚的动荡不是一个单一的案例,而是美国“身份政治”矛盾的缩影之一。

去年6月,加州反移民白人至上右翼团体在一次集会中与他们的对手发生冲突,造成至少10人受伤。

《纽约时报》今年2月统计,美国已经有900多个“仇恨团体”,是1999年的两倍多,而且这个数字已经连续两年增加,特别是反穆斯林、反黑人、反移民和其他极端组织的数量正在增加。

《纽约客》网站13日的文章预测,弗吉尼亚的骚乱将是未来更类似悲剧的预演。

赵全生分析说,首先,骚乱反映了当前“美国分裂”的形势。分裂不仅是内部事务,如奥巴马医改,也是社会和种族的分裂。

其次,骚乱反映出历史遗留下来的种族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包括纳粹主义等表现出反历史趋势的泥沙泛滥。

第三,从更深层次来看,“身份”问题围绕少数民族和白人出现。

从“五月花”时期到现在,白人至上主义者坚持认为他们的白人传统是美国建国的基础和根源。

亨廷顿认为,移民(尤其是西班牙裔)的涌入、次国家身份的强化以及多元文化主义的盛行,对英美新教文化在美国文化中的核心地位,即本土白人文化,构成了挑战。

不管亨廷顿深刻的“白人文化中心”论点如何,它都可以解释当今美国社会的一个深刻的撕裂。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