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

三十年前的大月亮

中年人开始不断回忆,尤其是在中秋节,这更容易想象。

三十年前,我和三个老同学小青和文远都在三山中学读高中。

我们说我们是老同学的原因是我们今天没有叫他们老,但是那时我们互相叫老同学。

小青和我是我们家的成员。我们一起长大,而我们五年级的小学文远一起复习准备参加考试。我们代表公社去县城参加小学生作文和数学竞赛。我们成了谈论一切的亲密朋友。

初中时,我们又在同一个班学习。

只是成绩好坏。我们在三个学年里上了同一所高中。现在这是一个寓言。

那一年,小青在三年级,我在二年级,文远在一年级。

国外的人互相照顾,周六回家时经常一起去。

学校离家30到40英里,步行需要三个多小时。

这段旅程,这段时间,也是我们一起交流的好机会。

平时,他们不在同一个年级。他们有自己的课,几乎没有时间联系。

那时,中秋节没有长假。节日的星期三,学校上课,外国学生不能回家。

我们三个人聚在一起,嘀咕了一会儿后,决定一起度假。

三十年前的中秋节,我白天在街上买了一个一公斤重的月饼,准备晚上品尝。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月饼,又圆又腻,用一张黄色油纸包着,上面印着月亮女神,姿态优美,长袖善舞,飘飘欲仙。

晚上,我和小青一起从教学楼的三楼走到了二楼,来到了文远所在的教室。他已经提前在走廊里放了一张桌子,准备了一瓶热水,静静地等着我们。

我把月饼放在桌子上,然后三个人围着桌子坐着,开始看月亮。

教室里仍然有一些学生没有回家度假。看到我们三个人如此开心,我们一个接一个地投去好奇的目光,而我们只是平静而愉快地谈论着我们对这个节日的感受。

月亮逐渐升起,我们的心情也逐渐上升。

我切了脆月饼,每个人都很开心地分享。

剩余的钱是文远给他的同学的。

我们嘴里嚼着香甜的月饼,看着天上圆圆的大月亮,畅谈着我们的人生理想。

当时,中央电视台还没有开始中秋节晚会。我们三人组赏月应该是民间中秋节晚会的萌芽。

那时,文远痴迷于写诗。小青喜欢下棋,大声朗读。他偶尔给我编辑的校园文学小报投稿。

小青一激动,就用极具磁性的声音背诵了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文远用诗人的情感背诵了苏东坡的《水曲曲首》。我也忙着给他们俩倒水和鼓掌。气氛太浓了。

那天晚上月亮像水一样明亮,像一个银色的圆盘,高高挂在空上。

我们从月光诗歌中谈到了社会现象、家庭和乡村感情,甚至月亮在哪里。

有人说家里的月光有多亮!还有人说世界上的月亮也一样圆。

我想起不久前报纸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说胡适先生说“月亮也是美国的圈儿”,批评他崇拜外国事物、奉承外国的想法。

根据许多理论,月亮又圆又亮在哪里?我们三个人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没有人能说服任何人。

然而,我们都不同意胡适的言论。中国人怎么能说美国的月亮比中国的月亮圆呢?只是在那个时候,我们没有意识到当我们批评他的时候,我们没有像他那样做研究。他说过这话吗?胡适是一名大学生,有着深厚的学习和道德基础。他会随便说些容易被批评的话吗?当时我没有这样想,也没有妻子可以利用。自然,我相信了。

今天,我读了很多胡适的作品,但我仍然没有找到这句话的来源。

三十年后,跳动的月亮仍然高高挂在我心中。

这些年来,文远去了苏州,手里拿着教鞭,继续他的文学梦想。小青进城,教书育人,热衷于音乐朗诵;然而,我已经在政府工作了20多年,我已经熟悉了文字,但原因只是肤浅而深刻。

现在是中秋节,文远仍在人间天堂漫步,演奏田园歌曲。小青带着妻子和大学的女儿去厦门庆祝节日。只有我留在家乡,仰望星空空,回忆起30年前的大月亮。

我不知道他们两个是否也在想这个晚上。30年前的聚会,无与伦比的美丽夜晚,可以伴随我们的生活记忆,永远在我们心中歌唱。

30年前的大月亮,我一直认为它是最圆的。它给我留下了最深刻、最美好的记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